20年,追梦“光明事业” ——从卖眼镜起家到两家眼科医院的创始人陶军

2018-08-17 11:31 来源:半岛+阅读 (4530)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记者 文鸿飞

“这个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曾经如是说过。在青岛就有人把守卫“心灵之窗”——眼睛作为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就是丹阳眼镜批发市场、福柏眼科医院、鲁东眼科医疗集团创始人陶军。时光倒转,回到1998年,那时的陶军还是对眼镜行业一知半解的门外汉。历经二十年发奋图强,他从一个卖眼镜的经理人到行业领头人,再到二级专科医院的缔造者,努力实现着他所追求的“光明事业”全产业链的完美嬗变。本期《商界名人》将一一为您揭秘陶军的奋斗之路。
运动天才的从医奇缘

全国大学生足球锦标赛六强、山东省卫生系统运动会百米冠军……一长串的国家级、省级体育项目成绩单,会让很多人误以为陶军是个体育特长生,其实这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这位华中科技大学的高材生,还是当年校学生会主席、大学生乐团的主唱,直到今天,这位48岁的企业老总,仍然坚持一周一场球,每天跑上两公里。
“其实也是对运动的爱好,让我和青岛这座城市结缘的。”陶军说起初到青岛时充满了美好。1994年大学毕业前夕的陶军,本已收到珠海富华公司、海南马自达公司、镇江开发区管委三家企业单位的录取通知,而导师却推荐他到青岛来看看,在青岛举目无亲的他,奔着大学同学,一位体校教练而来。
“一下火车,就特别喜欢这座城市,碧海蓝天到处都是绿色,很洋气却也很亲切,年轻时不懂这就是城市的文化底蕴。”误打误撞的他,就这样留在了青岛,而他的第一个工作单位正是当时青岛医疗行业的龙头老大——青岛人民医院,三年医院办公室的工作,让陶军积累了大量大型综合性医院的管理经验,而正是这些给了他后来创业的养分。
三节柜台和绿皮火车的日子

1997年,“下海”大潮唤起了无数人的激情,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的陶军在与医院领导长谈后,毅然放弃了稳定安逸的管理岗位,主动承包下了医院一个连年亏损的眼镜小门面。
为了三节柜台、十几平米的门面,放弃自己的铁饭碗,这让很多人都看不懂,而白手起家的陶军更是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决定:重新装修,调整货品,采购最先进的设备!做到这些最少的花费也在10万元以上,在那个年月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于白手起家的陶军来说更是一笔大钱。抱定“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决心,陶军东拼西借凑齐了钱。为了省钱,陶军总是只身一人坐绿皮火车去北京进货,为了省20元的铁路运输费,六七十斤的货,他都是自己人力背回来。唯独没有省的是加工师傅的薪水,不但不省还都是高薪!“眼视光领域,技术才是企业的生命,我对技术和知识从来都是最虔诚的态度!”
陶军对于技术的虔诚不仅体现在企业,也体现在自身。为掌握最顶尖的验光技术,他亲赴天津医科大学早稻田眼镜学校攻读并获得了国家劳动部颁发的眼镜验光师资格。成为眼镜零售行业屈指可数的“老板验光师”。经过三年的奋斗,那个不起眼的小门面,成了青岛小有名气的眼镜店,不但扭亏为盈,还成了岛城医疗行业争相效仿的对象。
一把烧掉500万的大火
历经五年高速成长,陶军的店面已经不是当年的三节柜台、十几平方米,而是向着品牌化、连锁化的方向不断高歌猛进。
2005年威海路门店开业,2009年李沧门店开业。随着连锁规模的不断扩大,陶军甚至卖掉了家中唯一的房子,自己和家人租住在十几平米的小阁楼中,而将资金全部投入到租赁新门店中。此时的陶军已经开始勾勒未来更加宏大的“眼镜连锁帝国”,而这一切却在2010年10月的一个夜晚嘎然而止。
2010年10月10日清晨,陶军接到电话通知“由于隔壁电器城着火,殃及李沧店门店,损失惨重!”,当陶军站在李沧店门口的那一霎那,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耗费上百万装修刚刚经营一年的门店已经化作一片灰烬,只剩下半块残破的门头摇摇欲坠。经清查,店内储存的眼镜等货物光进价就400多万元,验光配镜设备折价也在40多万,加上装修等合计损失超过500万元!
巨大的损失和随之而来的资金压力让这个健壮的北方汉子倒下了。“连续在家睡了三天三夜,找不到方向,更没有前进下去的勇气”,多年的心血付之一炬,刚刚勾勒起的蓝图成了空中楼阁,就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妻子的一次长谈点醒了他。“我特别感谢妻子,在最困难的时候,她选择与我并肩承担一切,爱的伟大就在于它能化解悲伤和消极,制造希望与光明!”
经过深思熟虑后,陶军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放弃传统的零售连锁模式,创立从生产到柜台,从上游到终端的全产业资源链模式——丹阳眼镜批发市场。
丹阳模式开创业态奇迹

“电器城失火殃及隔壁,500万眼镜付之一炬”,当所有人还在纠结于这个倒霉的眼镜店该怎么办时,当每个人都关心500万的损失谁来赔时,陶军却给自己的管理层开了一次会,“现在纠结于赔偿,只会浪费我们的精力,找出新的出路才是挽救损失最好的办法!”
一天后,他已经在中国最大的眼镜生产基地——丹阳。陶军此行目的正是要为企业找到新的业态,新的出路。2013年11月,苦练三年内功,整合国内国际200余个厂家,上千个品牌,2万多个单品的“丹阳眼镜批发市场台东店”正式开门纳客。
一家在青岛没有任何品牌知名度的“外来户”眼镜店,却引发了行业的“大地震”。开业前三天创下了1200万的销量纪录,人山人海的排队付款景象令很多人历历在目。开业半年多,丹阳台东店月月创下岛城单店销售纪录。
蛰伏三年的陶军为何一出手就让行业天翻地覆,陶军对此谦虚地说“我们只是做了一次商业模式的探索。”说起来简单,但是陶军为了创立这个崭新的模式,已达到了“疯狂”的状态,资源选择,品牌对接,产品遴选,设备采购,人员培训,选址装修……事必躬亲的他开创了眼镜零售业的一个新的传奇。
据陶军介绍,丹阳——“中国眼镜生产基地”和“中国眼镜出口基地”,同时这里也是全球最大生产基地,从业人员超过100万,年贸易额超过200亿美元,仅镜架的年出货量就达到了5亿副,这样的体量造就的无疑是世界眼镜业的航母。在眼镜业有一句名言“得丹阳者得天下”毫不夸张地说,丹阳就是眼镜行业的代名词,而丹阳眼镜批发市场作为丹阳眼镜企业集团的实体终端,自然具备无可比拟的先天优势。从生产加工到销售物流,从技术攻关到人才输出,丹阳打造了一条成熟的眼镜行业产业链,可以说丹阳眼镜批发市场落子岛城,就等于把眼镜业的全产业链优势一次性搬到青岛,运营模式与丹阳完全一样,这让处于初级竞争阶段的岛城眼镜业天翻地覆。
从2013年开始,丹阳眼镜批发市场已经陆续开业四家大型门店,一片大好的局面下,陶军却又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进军眼科医疗板块!
“缺心眼”的战略调整

一个做眼镜零售业的突然转型去做医疗,这乍听上去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在很多人看来这是陶军的突发奇想甚至有点“玩票”的意思,而陶军却说“这次转型经过5年的深思熟虑和积累筹备”。
早在1994年已经就职人民医院的陶军,按照资历已经是一名有23年经验的医疗战线老兵了,他与眼科医疗的情缘还要从“人民医院青少年眼视光中心”说起。
2011年,刚经历500万店面付之一炬沉痛打击的陶军,在资金并不充裕的情况下,不但斥资更新升级了人民医院验光配镜中心的所有设备,而且依托人民医院眼科专家团队,成立了岛城第一家“青少年眼视光中心”。在青少年眼视光中心最火的时候,甚至有很多业内人士骂陶军“缺心眼”:一个卖眼镜的人却想方设法拼命让人摘掉眼镜。
于是,在业界的不理解和同行的讥讽中,陶军向着他的战略目标迈出了更大的一步:2013年,陶军调集公司的精干力量,高薪挖来了全国最顶尖的眼科专家,组成了鲁东眼科医院的筹备班底,医院于2016年开门纳客。
建一家医院很难,成功运营一家医院更难。但是能给万千患者带去光明,陶军就心满意足了。也是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陶军从去年又开始筹建福柏眼科医院。医院之所以取名为“福柏”是因为福柏医院是青岛市人民医院的前身,他想把“大医大爱”的福柏精神传承下来,想将“德国眼科金标准”发扬光大。
“我这一辈子,是除了眼科不会再涉足其他领域的了,始终不移的追求就是要给无数人带来光明。”陶军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