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类App乱象调查:内含游戏,发明星排行号召追星

2018-10-12 11:44 南方都市报阅读 (50190) 扫描到手机

近年来,在线学习的方式已逐渐渗透于人们的日常生活,线上教育的加速兴起,学习作业类App逐渐成为教师与学生的教学应用与反馈通道。

但在流行背后,不少家长反映孩子使用的作业APP中含有游戏成分,担心孩子以作业为借口沉迷游戏并成为“氪金”玩家。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一起小学学生”APP和“互动游戏”APP中内含游戏,“作业帮”APP首页滚动20条推送内容中仅包含1条学习内容,“快对作业”APP发布明星榜单和打榜攻略,号召学生追星。

针对上述问题,“一起小学学生”APP客服回应,这是一款趣味性学习产品,可付费竞技。“作业帮”APP客服表示,首页无关学习的推送内容无法关闭。

学习作业类APP流行,夺应用商店下载量第一

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12198.9万人,预计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可达14236.1万人。艾媒咨询分析,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2018年将突破3000亿元关口,达到3480亿元。

学习作业类APP也在线上教育中“杀出一条血路”。

南都记者在iOS系统的应用商店发现,作业类APP的下载和使用率很高。“一起小学学生”APP的评价有近百万条,作业盒子评价达35万条,而作业帮以及小猿搜题的评论量也超25万条。

通过App Store相关数据和报道显示,截至2018年3月20日,“一起小学学生”APP所在公司的APP产品用户总数达6000万,包含4000万学生,2000万家长以及190万教师。同月,公司公布通过2.5亿美金E轮融资。

今年9月,“一起小学学生”APP下载量迎来历史高峰,9月6日登上App Store下载榜第一。

内含游戏、排行榜还“氪金”,有用户花费近2000元

来自徐州的张先生10月11日向南都记者表示,自己的孩子刚就读小学一年级,学校开学就要求安装“一起小学学生”APP,“老师留的家庭作业很多都是在这里面的,因此每个学生都要使用。”

使用“一起小学学生”APP需要输入老师申请的邀请码。南都记者在下载“一起小学老师”APP后,输入手机号进行注册,即可填写老师姓名及所在学校班级,无需验证生成“老师号”。在随机创建班级后,系统自动生成一串邀请码。

“一起小学学生”APP中含有多个排行榜单。

南都记者将上述邀请码在“一起小学学生”APP输入,即生成“学生号”。首页显示有“成长世界”、“练习记录”、“家长奖励”三个选项。

“这一款学习软件,其中‘成长世界’就是游戏界面,不但包含多款游戏,而且有大量购买道具、升级的诱导。”张先生说,该款软件直接连接到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等功能。

“一起小学学生”中“成长世界”被家长质疑为游戏。

“成长世界”的游戏玩法,与此前曾一度风靡的“开心农场”类似。游戏以城镇的模拟经营和宠物养成为主,“建筑中心”可以建造农田、奶牛场等,“伙伴家园”可以养梅花鹿、驼仔等宠物,并以同学关系为社交纽带,比如派选宠物和对手竞技。游戏通过奖励道具,提供城镇与宠物的养成资源,并辅以排行榜刺激学生PK竞争。

但要完成游戏的部分项目,需要开通指定产品,如语文、数学、配音、单词等,开通基础语文365天需300元,价格最高的恐龙时代开通365天需400元。

这意味着,普通游戏的操作角色打怪升级,演变成完成指定的付费习题。

“我认为给孩子留作业可以,也应该,现代技术化的手段借用手机等新媒体完成一定的作业也可以,但是在孩子的这种学习软件中加入手机游戏栏目是不妥当的。”张先生称,各种游戏会鼓励甚至诱导孩子去购买道具,甚至是打着学习商城的名义购买道具,非常值得警惕。

微博网友@xiongyongqiang 表示,给孩子在“一起小学学生”APP中买了6门课程,花费近2000元。

“互动作业”APP的课间栏目含有多个对战游戏。

在“互动作业”APP中,南都记者发现,首页底部的“课间”栏目,包含五子棋、斗兽棋、打砖块、六角拼拼四款游戏。登录后点开游戏,系统随机选择对战选手共同完成游戏。

20条推送仅1条学习内容,发布明星榜单号召追星

除了游戏之外,学习作业类APP的相关内容也被家长投诉。微博网友@顾林 点名“作业帮”APP称,“你是一个学生搜题APP,还是一个娱乐游戏聊天购物的中心?”

“作业帮”首页滚动推送多条与学习无关内容。

在“作业帮”APP的首页,随机滚动各类内容账号和广告的推送,除了“小学数学星球”、“诗词”等与学习相关的账号,还有“美食”、“影视迷”、“明星粉”、“星座物语”等内容。

南都记者随机选取了20条滚动内容,里面仅1条与学习相关。

页面显示,一条关于星座的内容阅读量达23.3万,而关于化学的内容阅读量为3620。在一条动漫内容的评论中,一位用户评论“作业没写完,我还在这看”,下面多个跟帖回应“我也是”。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快对作业”APP上。在首页的“囧囧”栏目中,含有多个追星的热门话题,比如“追星的日常”、“你家爱豆的表情包”、“明星CP我最爱”等,用户可以参与话题互动发帖。

“快对作业”APP设有明星榜,号召用户打榜。

对于热门话题“快对明星榜”,软件官方账号还发布了一份《明星打榜攻略》引导用户,投票规则显示,粉丝可通过支持和评论等方式增加人气值为明星打榜。南都记者看到,10月8日公布的打榜3号女明星迪丽热巴,目前已获得3500条评论和1900次支持。

“一起小学学生”客服:这是趣味性学习产品,可付费竞技

对于家长质疑学习作业类APP内含游戏一事,“一起小学学生”APP的客服人员回应南都记者:“这是一款趣味性的学习产品,主要还是让孩子来做题,里面有些活动和奖励会鼓励孩子,有的家长可能认为是游戏。”

“一起小学学生”APP中购买相关课程则会获得更多与游戏相关的奖励。

该客服人员表示,软件内有类似于竞技的任务,比如两个孩子竞技答题,谁的速度快或者正确率高,在排行榜上的分数会不一样。软件每天会赠送固定的答题次数,次数用完后,则需要购买相关产品继续做竞技题。

针对“作业帮”APP首页充斥各类与学习无关的内容及广告,该软件的客服人员向南都记者表示,上述内容确实会滚动出现在首页,暂时无法关闭,将会把家长的投诉反映给技术人员。

专家:APP内置游戏需取得相关资质

南都记者发现,包含游戏的“互动作业”APP所属北京千阳远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应用软件服务、教育咨询等。

被质疑内含游戏的“一起小学学生”所属上海合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包括从事网络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等。在行政许可信息中,“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游戏产品、艺术品”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许可已在今年5月13日到期。

对此,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表示,APP内置游戏需要取得相关资质。

根据《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第六条规定,从事网络游戏运营等网络游戏经营活动,应当具备以下条件,并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一)单位的名称、住所、组织机构和章程;(二)确定的网络游戏经营范围;(三)有从事网络游戏经营活动所需的必要的专业人员、设备、场所以及管理技术措施;(四)有确定的域名;(五)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的条件。

针对备受争议的“氪金”游戏和广告弹窗,“一起小学学生”APP的用户协议已列出了相应的免责范围。

协议相关条款显示,在软件中如透露的各类财产帐户、银行卡、信用卡、第三方支付账户及对应密码等重要资料,由此带来的任何损失由用户自行承担。此外,软件不保证广告或类似信息的真实性、准确和完整性。用户基于开通相应功能而向第三方购买商品或服务而造成的利润、商业信誉、资料损失或其他有形或无形损失,我们不承担任何直接、间接、附带、特别、衍生性或惩罚性的赔偿责任。

周浩对此表示,APP免责协议不是APP运营者的避风港,免责协议中存在加重对方义务,减轻对方权利的条款或被认定为格式条款,存在无效可能。APP平台作为服务方,需要承担必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