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星项目到烂尾 荣成康得碳谷500天浮沉记

2019-06-17 10:02 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阅读 (31773) 扫描到手机

花火绚烂,只在一瞬之间。

5月12日晚间,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因涉嫌犯罪,被张家港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至今已月余。

伴随康得帝国陷入资金危机,被钟玉视作其实现“碳纤维全球领导者”理想的康得碳谷项目,亦随之深陷烂尾泥潭。

停滞

从位于荣成市海湾南路的荣乌高速起点碑出发,驾车一路向西行驶大约4公里,便到达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康得碳谷)的办公楼所在地。以此为起点再往西,道路两侧随处可见其延绵不断的工地。

2019年6月7日,午后荣成经济开发区。随着大片大片的乌云自海的方向飘来,原本蔚蓝的天空开始变得阴沉。

阴沉天际之下,规模宏大的康得碳谷项目工地仍处在一片烂尾之中,且毫无复工迹象。

兴隆路的南侧,是康得碳谷项目的一个入口。入口望去,10几座施工程度不一的厂房组成的庞大建筑群被圈在围挡的中央,四周杂草丛生,墙体上裸露的钢筋已锈迹斑斑,整个围挡之内空无一人。

一路之隔,单体面积达1万平米的两座钢结构车间,躺在空旷的田地间。

从现场情况看,两座巨型车间的主体部分施工已接近完成。不过,车间内部的地面大多没有硬化,裸露之处生出满地杂草。杂草间,不时可见项目承建方遗弃的脸盆等生活用品。

这只是康得碳谷一期项目所展现出来的一个清冷的图景。这样的境况,与1个月前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见到的并无二致。

在项目入口处,去年6月开始受雇于承建方到工地看门的一位肖姓安保人员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证实,“项目停了差不多有半年了”,今年春节前,承建方中建安装的人员就已全面撤出,期间厂区内的设施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与此同时,在荣成经济开发区办公楼一楼大厅内,挂在墙上的“2019年市级重点项目挂牌督战表”的月度完成计划栏中,排在第二位的康得碳谷项目被贴上了数面“小蓝旗”。

“小蓝旗”标识,代表着未完成月度计划。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获知,康得碳谷项目落定之初,为保证能在最短时间内建成,荣成市从9个部门单位抽调业务骨干集中办公成立了“康得碳谷项目建设推进指挥部”。

“停工有一段时间了,之前成立的项目指挥部也解散了。”荣成经济开发区党政办公室一位人士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高光时刻

荣成地理位置优越,是京津冀、长三角经济圈与日韩经济带之间的重要产业枢纽之一。荣成也一度被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看作是其实现“碳纤维全球领导者”的理想之地。

根据官方披露的整体规划,“年产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的康得碳谷项目共分五期建设,项目总投资和占地规模分别达到500亿元和6600亩之巨,由康得集团、康得新集团、荣成市政府共同出资建设。

康得碳谷项目附近一位村民依然能回忆起项目奠基开工仪式的盛况,“现场有渔家锣鼓和舞狮表演,非常气派。”

追溯历史,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获知,2017年11月28日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率公司一众高管,出席了当日上午11时38分在荣成经济开发区举行的奠基仪式。与之一同出席的还有国内外政、商、学、银行界的600余位重量级人物。

按照钟玉的设想,康得碳谷项目建成达产后,年产高性能碳纤维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原丝16.8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3万吨,预计年销售收入达1000亿元。

目标一旦达成,康得碳谷及荣成将成为世界级“碳谷”,成为中国碳纤维引领发展的策源地。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获知,当天奠基仪式后,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还接受了20多家中央及专业财经媒体的采访,“畅谈康得、康得新的碳纤维发展战略及决心”。

显然,对钟玉而言,这一天是一个高光的时刻。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个备受各方重视的百亿级项目,却在开工一年后就陷入烂尾。

从2017年11月28日奠基,到次年2月全面开工,再到今年1月全面停摆,且时至今日仍未动一砖一瓦,这个超级明星项目在过去的500多天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浮沉?

诚意

官方的威海新闻网披露的消息显示,康得碳谷项目落户荣成的渊源,最早可追溯到2016年。那一年的8月,荣成市获知了康得集团正在谋划投资建厂,打造全国最大碳纤维产业基地的消息。

“在得知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是荣成人后,荣成市负责双招双引的工作人员马上带队赴北京拜访钟玉,并向他发出了’常回家看看’的邀请”。这篇题为《情牵“巨无霸”》报道披露了项目落地的不少细节。

报道称,当年9月24日,由全国50多名企业家参加的2016年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双月座谈会在荣成召开。作为重点邀请对象,钟玉参加并在此次座谈会上作了重要演讲。

此后一年间,荣成市及经济开发区招商团队先后赴北京、廊坊对接25次,钟玉亦8次赴荣成考察。

在“生态牌”和“感情牌”的极力争取之下,2017年9月21日,康得集团与荣成市政府在北京签订《投资合作协议》,约定共同出资建设“康得碳谷科技项目暨年产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项目”。

事实上,为争取及配合康得碳谷项目的落地,荣成可谓下足了工夫。

从框架协议到正式协议签约的2个月内,荣成市先后召开13次专题会议研究解决相关问题,相关部门赴省对接24批次。原本需15至20个工作日完成的公司名称核准,5天内完成;原本需12个工作日完成的银行开户、税务登记及需5个工作日完成的立项,均在1天内完成。

上述官方报道披露的一个事例,充分验证了“荣成效率”。

当地仅用2个多月时间就完成了项目区的搬迁工作,“规规整整的6600多亩土地让企业没了后顾之忧”。而在项目启动建设之前,当地招标120多辆工程车,采取“歇人不歇车”的模式,用500万立方米的土石将项目区内的地势低洼处填平。“原本需几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量,硬生生在一个月内干完了”。

此外,碳纤维生产需要大量电能和工业蒸汽。为此,荣成市还申请建设了总投资30亿元的省内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在建的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

荣成市政府在这个项目上的诚意,显而易见。

致命资金链

碳纤维被称为“黑色黄金”,广泛应用于汽车、航空、交运、风电等领域。根据设想,康得碳谷项目将在8年时间里建成全球最大的碳纤维集群。设想一旦成功,荣成将成为新能源汽车、航空航天、机器人、船舶、高铁、高分子材料等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的支撑点。

面对爆发式增长的诱惑,无论对钟玉还是对荣成,都是一场值得一试的“豪赌”。

2017年9月,上市公司康得新公告,拟与控股股东康得集团、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合计130亿元。其中,康得新和荣成国资各出资20亿元,康得集团出资90亿元。

此后,康得碳谷项目初期推进迅速。然而,在推进过程中,康得集团承诺的增资款,却迟迟没有完全到位——90亿元增资款仅到位2亿元。

2019年1月,康得新债务危机被踢爆。随后,因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康得新股票被“ST”。

2月12日,钟玉从ST康得新董事长位置上,黯然去职。

两个月后,随着年报的披露及对深交所接连问询的回复,ST康得新百亿资金被大股东挪用的问题浮出水面。5月6日,ST康得新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变更为*ST康得。

根据财新网2月2日披露的消息,在康得新债务危机之始,钟玉曾承认,“大股东康得集团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在100亿元以下,资金用途有二,一是投资碳纤维项目,二是股权质押贷款补仓,贷款的钱也主要用于碳纤维项目”。

“一期工程的开支,主要由小股东*ST康得承担。”一位券商人士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分析,大股东的无钱可投,最终导致了康得碳谷项目烂尾,同时也累及荣成。

5月12日晚间,张家港市警方发布消息,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梦起梦灭,亦真亦幻。

今年已届7旬的钟玉,在38岁之时由军工研究所辞职下海创业。2010年7月,他将一手创建的康得新推向资本市场。2017年11月,康得新市值一度逼近千亿元大关。钟玉由此进入人生的巅峰。

孰料,巅峰之后,便是悬崖。

根据最初的计划,今年6月底,康得碳谷项目一期将完成建设。现在距离这个时间节点已不足半月,但绵延的工地上,依旧未动一砖一瓦。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昭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