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2019-08-13 10:43 舜网-济南日报阅读 (21255) 扫描到手机

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上世纪60年代,建成的南山饮水渠。

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上世纪60年代,修建中的卧虎山水库。

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上世纪70年代,建成的南山饮水渠通水。

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锦绣川水库溢洪形成壮观瀑布。

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建成初期的锦绣川水库。

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上世纪60年代的引水上山工程让广大山区喜获丰收。

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上世纪70年代,建成的南山饮水渠通水。

望不尽锦绣川 忘不了当年苦 “纯手工”打造的锦绣川水库

俯瞰锦绣川水库

  锦绣川发源于西营梯子山,蜿蜒西流30余公里到达仲宫与锦阳川、锦云川汇合,注入玉符河。锦绣川山峦连绵起伏,花木扶疏,据《历城县志》记载:“清湍溶溶,四时不竭;川水两岸,峭壁云峰,俨若画屏;松柏掩映,生于石隙,禽鸟飞鸣,如在镜中;春涧野花,秋林红叶,望之如锦,故名锦绣川。”

  这个在济南赫赫有名的水库,既是景区也是重要水利工程。但如果告诉你,这是一座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纯手工”打造的水库,你能相信吗?

  肩挑手提

  “没日没夜地赶工”

  仲宫街道白云村的曹文彬今年75岁,见到他时,他刚忙完自家地里的农活。锦绣川水库究竟是哪一年修建的,曹文彬已经记不清了。但是他清楚地记得,自己15岁那年没能继续上学,紧接着就去了卧虎山水库打工修闸门,十六七岁的时候开始在锦绣川水库干活儿。

  “那个时候还没说是为了济南人吃水修水库,是为了北边用水浇地。”曹文彬说,那时候吃大锅饭,“干活就有饭吃,不干活没人管饭。”那时候白云村还在南边的山沟里,曹文彬要每天步行到水库工地干活。他说,那时候历城县各个乡镇都派人来,光是第一步清挖地基,同时干活儿的就有一两百人,都是精壮劳力。曹文彬和父亲、哥哥都在其中,他还算是里面年龄最小的。接下来就是填地基,需要用大量石子,男男女女连续两天两夜砸石子。到最后修大坝的时候,有上千人来干活儿,“光是拉来的地排车就有上千辆。”

  “当时没穿的,清地基就是脱了鞋下水,冬天非常冷啊,冻得腿都打哆嗦,一拨人下去两个小时就上来,换下一拨。”曹文彬说,清理出来的沙石、泥土,完全是肩挑手提往外运。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挑着扁担,扁担两头儿的竹筐里是满满的碎石子,冬天寒风吹在脸上撕裂一般的疼。前前后后,曹文彬在水库上干了三四年,每当“公家”号召用得到自己,他就放下手里的活儿回工地。

  “那时候人都很实在啊,没吃的没喝的,没有工资,但是大家都任劳任怨,没有偷懒的。”曹文彬这句“人都很实在”,在采访中提到很多次,他说在只管一顿饭的情况下,大家都没日没夜地赶工,“很信任国家,愿意为国家出力。”

  仍感自豪

  “说起来人们都不信”

  曹文彬在1985年当上了白云村的村干部。那一年,他带领四五百名村民从白云洞旁的山沟里,搬到了现在的大路边。从那时起,曹文彬就生活在自己参与过的这个大工程的附近。锦绣川水库1970年建成后,供水干渠长32.5公里,灌溉面积2000余公顷。水库自1988年开始向济南市供水,日平均供水5万吨,最高达到9万吨,担负着济南市经十路以南市民的吃水任务。

  曹文彬说,现在他在路边休息时,常有游客向他问起水库修建时的情景,他如实描述如何用纯人工修建了这个水库,很多人都摇头不信,因为这个工程太过雄伟壮阔,拿到今天来看修建也绝非易事。而作为亲历者,曹文彬每次都要用手指着水库北边——告诉人们哪里曾经扎起过工人住的帐篷,哪里的村庄搬到了更远的地方。

  从水库南侧,穿过一片庄稼,又钻过一段带刺的杂草,最后小心翼翼地走下一段斜坡,终于饱览水库的全貌——曹文彬带记者走的这条路,不知道自己走过多少遍。他指着水库的中央说,这里曾经是一片地势较为低洼的平地,有五六个村庄世代生活在这里。修建水库前,这些村庄搬到了北边的山脚下或半山腰。“我老伴就是那个庄的。”曹文彬指着对岸说,虽然村子搬得远了些,但这几个村再也没有受过洪涝灾害,修水库算是解救了这些村民。

  而在水库的西北方向,劳工们的帐篷就曾经扎在那里,还有很多工人住在附近的村子里。“说是租房子,但是没人给钱,那时候太穷了。”曹文彬感慨,那时候人那么穷,每天就吃地瓜和玉米面窝头,但是能修建出这么一个大水库,如今每天看着,自己都觉得自豪。

  意义重大

  “这个水库救了我们”

  据查证,锦绣川水库修建的准确时间,是1966年10月1日破土动工,1970年10月竣工。当年那些“肩挑人抬”的场景,也被定格在黑白老照片中。如今的锦绣川,不负书法家魏启后先生在《锦绣川风光》一诗中的描绘——“叠翠偎红流水长,三川九峪泛秋香。诚然锦绣风光好,一派生机展画廊。”

  锦绣川水库的意义,不止在美景。当年由于地处山丘,河道狭窄,水量年份分配极为不均,造成河道两岸群众常年受到旱涝灾害的威胁。据锦绣川水库管理处文档记载,当年的群众说:“锦绣川一流沟,无雨河道干,大雨地冲走,山上怕天旱,山下冲成沟,自然灾害多,十年就有九年愁。”当时还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吃水难,吃水难,一担水挑半天,生活没法过,逃荒到济南。”锦绣川水库修建前的1962年7月,曾有洪水瞬时流量达到1660立方米/秒、河水猛涨10多米的重大灾情,洪水造成西营大小桥梁全部冲毁,冲毁两岸土地2000多亩,冲倒树木5万余株,冲塌房屋150多间,人畜伤亡重大。

  锦绣川水库防洪标准为“百年一遇”,总库容4100万立方米,兴利库容3000万立方米。工程效益巨大,改变了水库灌区许多村庄历史上惜水如油、十年九旱的状况,将8万亩旱田变成水浇地,彻底改变丘陵旱区缺水的自然面貌。有的村还种上了水稻,昔日的穷山村在锦绣川水库这颗明珠的滋养下蜕变成了绿油油的小江南,为生态建设、工农业生产带来了巨大经济效益。

  曹文彬说,是锦绣川水库救了这些村子,救了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村民。他口中这句朴素的“救”,赞颂的不只是水库,还有作为劳工的他自己。(济南日报融媒报道组 曹雅欣 吕传泉 张有水 老照片由济南报业影像档案馆提供)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