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对在线教育抽成30% 收教育"税"饱受诟病

2019-09-10 12:16 人民日报阅读 (22313)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苹果对在线教育“征税”,抽成30%从业者“压力山大”

苹果又一次失去了人心。

近日,苹果公司把在线教育企业纳入“苹果税”的范畴,要求iOS平台内的在线教育app将其课程视为IAP(In-App Purchase,应用内购买)内容,苹果需要从中抽取30%的课程费用。

自2008年7月开始,苹果App Store便对开发者收取30%的流水,此举被业内人士称为“苹果税”。2017年,苹果更新的App Store条款指出,通过虚拟货币的打赏应当被视为IAP,苹果从中提取分成,用户必须走苹果支付渠道。

对于成本高利润低的在线教育机构而言,将30%的收入缴纳给苹果本不现实。但现实却是,在线教育app却不得不撤销苹果支付外的其他渠道,将iOS端的课程提价30%,否则就会面临下架风险。

有VC表示,苹果税的规定早已有之,不过此次真正出手,是因为看到了今年暑假网校大战下庞大的在线教育市场。此前,苹果税在国内外都已有被诉涉嫌垄断的经历,当苹果再次触碰教育、医疗这类民生领域,又将会引起怎样的反弹?

跟谁学的遭遇

8月31日晚,跟谁学app在苹果App Store突遭下架。

跟谁学官方次日发布声明,解释下架原因为苹果要求取消微信和支付宝支付通道、改为苹果IAP支付并增付30%的服务费。

跟谁学还表示,苹果用户可通过PC端、移动端或Android端进行购课,价格不变,但通过苹果app客户端购课,价格将上涨30%。

9月3日,经过快速调整,跟谁学提交的新版本app过审,重新在App Store上线。新版本取消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通道,转而使用“学币”支付系统,学币充值则需要利用App Store里的苹果账号购买。

跟谁学表示,新版app的课程内容与课后辅导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跟谁学新版app的购课流程

在体验跟谁学新版app的购课流程时,芥末堆注意到,由于学币机制的引入,原先PC端和App端标价399元的课,如今充值518元都无法购买。518元只能兑换355.39学币,相当于价格上涨了31.39%,这是由于需要重新计税的原因。

为此,芥末堆询问跟谁学客服是否在苹果系统上买课更贵,对方对此予以肯定,并表示“购买课程的时候从安卓机或者电脑官网购买,购买后登录苹果设备观看就可以。”而选择在PC端官网买课,可以直接扫描微信、支付宝的二维码付款,客服提醒,“不要充值学币。”

对在线教育公司而言,提醒用户不要在iOS端买课,更像是一种无奈的解决方案。早在跟谁学被下架之前,春雨医生、丁香医生等在线医疗平台就在今年7月被苹果下架,原因也是30%的IAP服务费。

在苹果应用商店“原则与规范”条款中,苹果规定IAP销售额的70%由开发者赚取,30%由苹果作为佣金收取。对于在app之外购买的内容,比如图书、音乐和视频类app,开发者将获得用户使用app的全部收益。

苹果应用商店“原则与规范”页面截图

五花八门的在线教育app所产生的课程购买费用,是走苹果支付还是其他渠道,差别至关重要,而苹果则对此执掌着“生杀权”。

“苹果在中国有自己的团队,对游戏、视频、音乐这些大行业一直盯得很紧,哪个app用别的渠道,我就把你给下架了。”一位教育圈VC崔蒙(化名)表示,“大家(在线教育app)都是用微信和支付宝,没人愿意用苹果支付。原先苹果不知道在线教育行业这么大,今年暑假大家打得这么凶,苹果就意识到要来收费了。”

左为学而思网校app某课程支付页面;右为猿辅导某课程支付页面。

芥末堆在学而思网校、猿辅导等今年大火的网校app上看到,其课程仍能直接用苹果支付之外的其他渠道付款。不过有从业者表示,近期多家在线教育公司,都被苹果要求按照虚拟商品的分类抽取30%的IAP费用。

对在线教育而言,跟谁学的下架遭遇,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苹果不针对谁,但收教育税饱受诟病

苹果在公开场合强调的要点有两个,一是收费不针对特定app,二是30%服务费并不高。

“苹果对很多行业都这么干,不管是收费还是app的上线和下载,总之就是为了打造资金流和业务的闭环。”原数据合伙人黑岩(化名)分析道。

但教育行业有其特殊性,而当“苹果税”触角伸向在线教育,直接引发了对苹果的质疑和声讨。

不同于花几十元买个游戏皮肤、充个视频会员,在线教育app内的许多课程价格高昂,一个课程包售价常常高达数千元。此外,家长退课等特殊情况也并未被考虑在内。对所有流水一律征收30%,显得缺乏合理性。

“教育行业成本很高,而且本身就不赚钱,希望苹果针对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政策,不要一竿子全打死。”黑岩说。

遭遇下架事件的跟谁学,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今年在线教育行业的明星企业。依托“在线直播大班课”,跟谁学在A轮融资后上市,股价从上市初的7.63美元最高涨至17.54美元。最新财报显示,跟谁学2019年Q2净收入3.54亿元,较去年增长超过400%;但净利润仅为1637万元,去年同期为亏损41万元。

跟谁学赴美上市

“苹果对在线教育app收费时有个讲究,一对一的教学不收,但如果是网校大班这种一对多的模式就会抽成。”崔蒙表示,“人家利润率又那么低,你抽30%太恐怖了。”

将额外的成本转嫁给用户,成了在线教育公司迫不得已的选择。崔蒙认为,用户跨平台支付对在线教育公司的实际影响并不大,不过也会带来负面效应。“若使用短信通知银行转账、扫二维码付款等方式,家长的信任度毫无疑问会降低,转化过程也很麻烦。”

此外,在线教育对社会的公益属性也被许多从业者提及。“在线教育一个很大的优势是拉平各地区之间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选择,对这类app征税,道义上就说不过去。”崔蒙表示。

类似的案例还有在线医疗。春雨医生、丁香医生等app被苹果下架后,苹果税的合理性就被公众广为质疑。几日后,苹果经过审查向中国青年报回应称,“在对丁香医生和几个类似app进行全面审核后,确认这些app在提供医疗咨询服务,属于不收取佣金的类型,苹果公司并未对这些app收取佣金。”

苹果曾多次被诉垄断

2017年6月15日,App Store一日之内下架了2万多款应用,其中教育类app有690款。同年,苹果遭到来自中国的相关开发者和律师的举报,被指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包括拒绝交易、差别待遇、附条件交易即搭售、定价过高等内容。

可以说,苹果税不仅触碰了在线教育,各个行业都早已怨声载道。

中国区最受关注的一次抵制苹果税行动来自微信。2017年,苹果将微信文章打赏功能写入App Store条款,表示打赏属于IAP行为,苹果要从中抽取30%的分成。为此,微信几度将赞赏功能关闭,直到2018年功能升级后,iOS版本的微信用户才不用再向苹果缴纳30%的提成。而在此前,包括今日头条、知乎、YY、映客等在内的公司均向苹果妥协。

苹果税在美国和欧洲也遭到了多家公司的抗议。2018年,美国奈飞(Netflix)为了抵制苹果抽成,将iOS端的会员购买功能去掉,直接禁止用户在iOS端续会员费;今年4月,瑞典流媒体音乐服务提供商Spotify曾向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投诉苹果,称苹果不公平地对待竞争对手,旨在推广自家的音乐流媒体服务。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脸书、亚马逊、谷歌、苹果4家巨头之中,遭遇反垄断“炮火”最频繁的是苹果,三年合计19起,而争议点均聚焦在苹果税和手机业务上。

彭博商业周刊评论截图

如今的苹果面临着净利润下滑的困境,而服务业务则被公司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彭博商业周刊今年一篇评论指出,苹果仍将继续面对的iPhone销量下降的形势,来自手机端的收入变得不可预估;但以IAP为代表的服务收入却在稳健增长。

谈及苹果此次瞄准在线教育,黑岩表示,“业内看苹果是用自己的一个垄断优势来收费,但如果打官司问题在于,需要用哪个切入点证明苹果涉嫌垄断。”

通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凯告诉芥末堆,苹果是否涉嫌垄断存在讨论的空间,在法律上,需要先去认定企业的市场支配地位,再看其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比较典型的是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是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

“最终承担的是消费者,对消费者来讲是非常不利的。无论是《反垄断法》还是《电子商务法》,都强调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黄凯律师表示,“如果在线教育公司觉得不公,可以运用法律手段去和苹果协商、抗争。”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