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埋婴"案孩子"奶奶"露面:当时孩子确确实实是死了

2019-10-22 09:55 济南时报阅读 (18111) 扫描到手机

自称被埋婴儿的爷爷主动向新泰羊流派出所交代问题后,荒坡埋婴事件继续持续发酵。

21日,记者来到新泰市羊流镇一社区,见到了自称男婴“奶奶”的中年女子,她站在家门外,门上贴着一张红色“喜”字,屋内收拾的干净整洁,随处可见毛绒玩具。“奶奶”痛哭不已,起初不愿接受采访。

待“奶奶”情绪稍微平复后表示,“非常感谢发现并且救助孙子的好心人,我没想到孙子还活得那么好。”

自称是婴儿奶奶的女子

对于为何会埋孙子,她解释,“孙子病情非常严重,挂着呼吸机,离了呼吸机就不能呼吸了。我就觉着他不行了,很长时间就没有气了,我就觉着他死了,当时没点儿气了,确确实实是死了,要不然我不可能把他去埋了。”埋婴“奶奶”多次提到当时孙子已经“没有呼吸”、“确实死了”。回想整个事件,“奶奶”一度崩溃,跑到屋内痛哭。

据知情人士介绍,婴儿被埋的前一天从医院里回到家。“奶奶”找了一辆殡葬车,在事发当天一早带着已经“死亡”的孙子来到南白塔村西南一公里的山坡上,找到合适位置,挖坑将“死亡”的孙子掩埋。两个月来,全家人都沉浸在悲痛当中。

直至19日晚,婴儿“爷爷”通过新闻发现孙子可能还活着,一家也一夜无眠。次日上午,他前往南白塔村打探相关情况,得知被救婴儿确实是自己的孙子。随后,他便向羊流派出所交代相关问题。

两日来,婴儿的“爷爷奶奶”均表露了对发现并救助孙子的好心人的感谢。他们都很想念孩子,希望能再见到孩子。目前,该婴儿仍在济南市第二妇幼保健院接受相关治疗。南白塔村女乡医周尚红全程参与了救助,两个月来一直承担着“妈妈”的角色,为其垫付4万元医药费,并带孩子做相关检查,及时送婴儿用品。

21日,对于被埋婴儿“家属”的突然现身,周尚红表示,“他们的现身不会影响我继续救助孩子,我要等到警方的相关调查结果。”目前,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女子家中随处可见毛绒玩具

【探访村民】

“爷爷”常年不在村中居住,家中有7旬父母和瘫痪的弟弟

据此前相关报道,被埋婴儿“爷爷”系新泰市羊流镇苇池村人。21日上午,苇池村村民表示,该村人口不多,仅有数十户人家,但并未听说哪户人家在8月份添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婴儿被埋之后让人救活的新闻我也看到了,没听说孩子是我们村的啊。”一位村民介绍。随后,经多名村民辨认婴儿“爷爷”此前接受采访时的视频,村民推测可能是村中的“刘某某”。据村民介绍,刘某某一家并不在村中居住,也并未听说他刚有了孙子,但他的父母和弟弟仍住在村中。

刘某某的弟弟3年前摔伤导致瘫痪,如今年迈的父母一直在他身边照料。为了方便给其翻身,床尾还安置了一个小型起重设备。刘某某75岁的父亲表示,他知道家里添了一对双胞胎重孙子,但是其中一个已经夭折。当听到“夭折”的重孙子被埋后又被人救起,如今已经长到8斤多重的时候,老人显得并不相信。当他看到一段被埋婴儿在莱芜一家医院接受治疗的视频时,老人不禁眼中闪着泪光,咧嘴笑了起来。据老人介绍,大儿子结婚后便分家单过,如今在羊流镇上安家,平日不常回村。

【医生发声】

婴儿出院时未死亡 家属主动提出院要求

21日下午,泰安市儿童医院两位曾在被埋婴儿出生后对其进行治疗的医生表示,被埋婴儿系早产,出生后有肺部炎症、脊柱畸形等病症,院方并未向其家属提过放弃治疗的建议。被埋婴儿家属提出的出院请求,婴儿出院时仍有呼吸,并未死亡。

泰安市儿童医院新生儿科主任杨震英介绍,一对夫妻的两个孩子于8月13日转入新生儿科病房。两个孩子属于晚期早产儿,体重在早产儿中属于情况比较好的。两个孩子肺部存在炎症和肺部发育不成熟,转入新生儿科病房后使用呼吸机进行辅助呼吸。其中被埋婴儿脊柱有两节存在畸形。对此,泰安市儿童医院小儿外科副主任王磊表示,婴儿家属曾咨询孩子将来是否会瘫痪,他认为婴儿以后瘫痪的概率很小。

对于该婴儿出院时的情况,杨震英表示,婴儿当时生命体征逐渐稳定,但其家属在其转入新生儿科病房约44小时后自动提出出院请求,且婴儿出院时仍有呼吸并未死亡。“根本不存在说医院让放弃治疗的情况,只要有一线救治的希望,我们都会全力救治,更别说孩子情况在我们救治的早产儿中算比较好的。”两名医生均表示无法理解婴儿家属当时提出出院的做法。

【律师说法】

掩埋活婴有可能构成故意杀人罪

山东瑞文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江涛表示,婴儿出生后在法律上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死亡后应当由医院出具死亡通知书并进行火化。

如果婴儿被遗弃时仍有生命体征,遗弃者将有可能构成遗弃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对遗弃罪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如果遗弃者对没有停止呼吸的婴儿进行掩埋,即主观上放任被遗弃者死亡或者将其遗弃在人迹罕至、难以得到救治的地方造成被遗弃者死亡,遗弃者则有可能构成故意杀人罪。即使婴儿在被弃掩埋时已经死亡,遗弃者的行为虽不构成犯罪,但仍有可能违反相关治安条例、卫生条例。

市民发现弃婴时应首先报警。如果有领养意向,应通过民政部门办理正规领养手续合法领养。

【记者手记】

●我们为他准备怎样一个世界?

婴儿被埋事件在今天有了最新进展,但远没到画句号的时候。这几天,随着事件发酵,各种声音也在网络间交织呈现。其中,不乏“婴儿父母怎么还不现身,这是推老爹出来背锅吗”之类的指责,以及对这个家庭情况的猜测、“八卦”。但必须指出的是:与案情有关的部分,自有警方跟进调查、处理并进行后续的公开通报,以满足公众知情权;与案情无关的部分,当事人有保持沉默、保护隐私的权利。10月19日,新时报记者在采访荒山救婴的女乡医周尚红时获知了这样一个细节:她透露,这个婴儿除了黄疸和贫血症状外,近几日还出现了肺炎症状;但婴儿还患有其他疾病,这一点,她善意地隐瞒了下来,再三叮嘱记者不要写出来,因为她要保护这个幼小的生命不被外界歧视。21日,医院方对外公布了弃婴脊柱存在异常的情况,但这并不会削弱我们对周尚红抱持的敬意:这个“再生妈妈”,是真心为孩子着想。8月21日,如果再晚送医半个多小时,这个婴儿很有可能告别这个世界;时间过去两个月,这个顽强的小生命已经开始感受冷热、感知外界。今后迎接他的将是一个什么模样的世界?这取决于我们能拿出几分温暖、几分善意。

点击浏览下一张

男婴被埋,背后多少隐情

近日,“男婴被埋”事件引发关注。两个月前,济南莱芜区南白塔村附近新泰市的荒山上,上山采蘑菇的村民发现了一名男婴被埋在半米深的坑里,哭声引来了好心人,随后,婴儿被送往医院救治。目前,婴儿情况较为稳定。

一个没有死亡的婴儿为何被埋荒山?这背后有多少隐情?10月21日,记者前往发现男婴的地点、男婴的老家、救治男婴的医院及男婴出生的医院进行探访。

▲10月21日,周广义在男婴被发现的地方介绍男婴被救的过程。

上山采蘑菇听到哭声

土坑里竟有一名男婴

事情要从两个月前说起。8月21日上午9点多,济南市莱芜区牛泉镇南白塔村村民焦兴录和同村回家探亲的军人周尚东,相约一起上山采蘑菇。“路上突然听到地底下传来类似小动物的叫声。”警觉的周尚东马上把焦兴录喊到身边,二人趴在地上仔细观察,发现附近有一堆刚刚埋过的新土。

“当时觉得是谁在这里埋了条小狗,还活着。”带着这个想法,焦兴录和周尚东开始沿着新土覆盖处往下挖。“挖着挖着,就挖出了一块大石板,看到大石板我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焦兴录便让周尚东停手,“因为越听越像婴儿的哭声。”两人随即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并通知了山林守护员周广义和他的女儿周尚红。

10月21日下午2点左右,记者来到牛泉镇南白塔村,在牛泉镇南白塔村卫生室,碰到周尚红的父亲周广义。周广义告诉记者,这两天来了很多人,他女儿正在医院忙活。在周广义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发现弃婴的地方。

记者注意到,该地方位于南白塔村村南的一山坡处,山坡北侧是一池塘,山坡上种的多是松树,弃婴被埋的地方就位于一棵松树下的土坑里。

据周广义介绍,“首先发现孩子的是在附近捡蘑菇的周尚东和焦兴录,因为我在附近种果树,侄子给我打电话让一块儿过来看看情况。当时孩子在一个纸壳箱子里,箱子周围被沙土覆盖,最上面是一块水泥板。当时孩子嘴唇发紫。”

据焦兴录介绍,该男婴裹着一个襁褓,男婴身上并没有穿衣服。

21日,男婴家无人回应。

婴儿疑似早产

存在轻微畸形

10月21日,记者来到位于莱芜区的济南市第二妇幼保健院,获救的男婴正在该院新生儿监护室接受救治。

该院新生儿科主任及院方表示,男婴并非在该医出生。8月21日13点10分,村民周尚红将该婴儿送到医院,入院时婴儿体重为3斤多(1580克),存在体质衰弱、哭声不好、精神状态差、拒奶、黄疸等情况,验血发现婴儿电解质紊乱严重,长时间脱水,医院随即对婴儿展开治疗。

经过20多天的治疗,婴儿状态好转,并于9月19日由周尚红接走出院。“周女士来的时候就表明孩子是从山上捡来的,当时也报了警。为了尽快治疗,于是医院默认周尚红为该婴儿的监护人。此外,根据孩子的体重及入院时的身体情况,该婴儿疑似早产。”济南市第二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赵主任告诉记者,在出院后,婴儿呼吸不好,咳嗽发烧,9月22日,周尚红又将婴儿送入医院继续治疗。

“检查发现孩子肺内感染,拍片时又发现孩子有轻微畸形,但外观看不出来。”院方表示,经治疗,现在婴儿的状态很好,体重增长至9斤多(4615克),不过有些贫血。“孩子的家人来没来医院不太清楚,反正我没见过。”赵主任介绍。

婴儿为双胞胎弟弟

家属以为已死亡

据新泰市羊流镇派出所民警日前通报,20日下午,“被埋婴儿”的爷爷主动到羊流派出所交代问题。

婴儿的爷爷称:孩子父母生的是双胞胎,老大很健康,被埋的是老二。这对双胞胎在当地儿童医院出生后,老二被查患有多项疾病,家人放弃治疗后带着孩子回了家,发现孩子死亡后,孩子奶奶用土办法进行了厚葬。10月20日,看到电视台报道后,他们才知道孩子活了,所以主动到派出所交代问题。

10月21日17点08分,记者来到距离发现男婴位置23公里的新泰市羊流镇苇池村,这里就是被救婴儿的老家。有村民告诉记者,“之前听说村里刘琦(音)家里生了双胞胎男孩,不知道现在怎样,他们一家基本上都在镇上住。”

随后,记者又见到了被救男婴的三爷爷,其表示孩子的爷爷是自己的大哥,当时侄子、侄媳妇阴历七月十三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孩子需要剖腹产,没等孩子奶奶赶到医院,孩子就已经被剖出来了,后来就听大哥说孩子没了一个。

被救男婴的三爷爷告诉记者,当时听大哥说,医院告诉他们只能保一个孩子,小的那个保不住了。

据家属讲述,被救婴儿的父母去年刚结婚,第一次生孩子,如果没有医院的说法,不会随便丢孩子。据了解,孩子父母、爷爷奶奶早已不在村里居住,只有太爷爷太奶奶以及其他亲戚还在村里居住。孩子的太爷爷表示,当时查出双胞胎,家里都很高兴,如果知道孩子还活着,肯定不会随便丢掉。

目前,家属称,误以为孩子死亡才将其埋了的说法尚待警方进一步调查。而据孩子被救助医院医生介绍,在早产儿当中,新生儿呼吸暂停的情况比较常见。“之前遇到过新生儿反复呼吸暂停,但最终孩子平安无事,新生儿生命力很顽强。”

出生时3斤多重

呼吸困难肺部感染

10月21日19点,记者来到被埋婴儿的出生地泰安市的一家医院,此时医院已经下班。据知情人透露,婴儿出生时体重仅有3斤多,属于早产婴儿,出生后通过检查发现,孩子呼吸有些困难、肺部感染,而且脊柱轻微畸形。“呼吸困难及肺部感染是早产的缘故,而且在早产儿方面比较普遍,只要进入新生儿保温箱就会好转。此外,孩子脊柱畸形不存在太大问题,可等孩子长大后手术治疗。”该知情人告诉记者,婴儿出生后,只在医院待了40多个小时,可家属却提出要提前出院。

“该婴儿的情况在早产儿里算是好的,当时想不明白家属为何会提前出院,过程中医生曾告诉家属,如果不放心医院治疗,可以帮助联系其他医院,甚至告知家属其他医院的联系方式。”知情人说,其间医生曾与孩子家属沟通,但家属依然签字出院。

在“男婴被埋”事件发生后,21日下午,公安部门来到医院了解情况,“民警将一些材料等都封存了。”知情人说。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