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第二任期执政稳定性较差挑战多

2019-10-22 22:48 澎湃新闻阅读 (7088) 扫描到手机

当地时间10月21日深夜,现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所领导的自由党在联邦议会大选中获胜,为其第二个总理任期铺平了道路。

截止到发稿前,据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统计,特鲁多所在的自由党预计将获得议会157个议席,仍然是获得最多议会席位的第一大党,但是与四年前大选赢得184个席位相比,自由党此次未能拿下议会半数以上席位成为多数党(议会总席位共338席)。

由于席位未过半数,执政党自由党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如政府预算方面可能遭遇否决而面临下院的“不信任动议”,一旦“动议”通过,政府立刻解散,全国再次进入大选。因此,特鲁多政府很有可能与小党派联盟,组成联合政府执政。

“即使不和小党派组成联合政府,特鲁多也将采取 ‘逐案处理’的方式,与议会小党保持紧密合作,以求支持。”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钱皓教授告诉记者,“这样的结果是,执政的稳定性较差,挑战甚多,难以在重大问题上有所突破。”

赢了大选丢了多数席位

据CBC报道,10月21日晚,现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与主要反对党保守党领袖安德鲁·希尔和新民主党领导人贾格梅特·辛格通话后,发表了“胜选”感言感谢支持者们。

“感谢您对我们的信念,使我们的国家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21日深夜,特鲁多与家人在竞选总部向支持者以及那些没有对他的政党投票的人说道,他承诺自己的政党将为每个人服务。

加拿大属于议会制政体,四年一度的大选是指议会下议院的选举,下议院338个议席代表全国所有的选区,在下议院拥有最多席位的政党有资格组成内阁政府,而该党领袖就会获委任成为总理。所以这意味着大选中选民只能选出所属选区的候选人,而不能直接选出总理。

上述报道介绍,在加拿大的过往选举中,关键竞争通常发生在两个主要的中左和中右翼党派之间,即自由党和保守党。但是,此次大选也有几个较小的政党在全国范围内积极参选,包括左翼的新民主党(NDP),魁北克人阵线(BQ),注重环境的绿党和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加拿大人民党(PPC)等。

投票前,民意调查显示特鲁多在全国多地选情均告急,保守党领袖安德鲁·希尔(Andrew Scheer)对其形成重大威胁,迫使其不得不连续多日在各地参加选举拉票活动,以争取成立下届政府获得连任。而据加拿大联邦选举监督机构上周表示,与2015年相比,此次选举中提前投票的人数增加了29%。

虽然全部的选票结果仍在计算中,但自由党预计有望赢得157个议会席位,比大选前少20个席位,而最大反对党保守党则从95个席位增加到121个席位,新民主党比大选前少了15个席位,此次获得24个席位。

“对于自由党来说,此结果比大选前预测的略好。对保守党来说,席位相对2015年大选增长了约20%多,虽未能如愿胜出,但也成功将自由党逼成少数党执政,年轻的党魁希尔也在大选中得到全方位的锻炼和成长,为下一次大选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钱皓分析道。

CBC的分析文章称,这次大选结果突出体现了加拿大东西部以及城乡之间正在加深的隔阂。

如果仅以票数计算,初步统计数据显示保守党以34.4%的得票率胜过了自由党的33.1%,这一结果在保守党的支持者大本营大草原地区体现得尤为明显。在艾伯塔省,保守党赢得了将近70%的选票,而自由党只获得了近14%的选票,在萨斯喀彻温省,保守党获得了65%的选票,而自由党只获得了10%的选票,在这两个省自由党预计将失去所有席位。

不过自由党在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守住了阵地。目前,自由党在安大略省拥有76个席位,大选后将提高到77个席位。在魁北克,自由党目前的40个席位只失去了五个。另外,在大西洋城地区自由党赢得了32个席位中的26个。

丑闻阴影下的险胜

《纽约时报》的大选后分析认为,这次特鲁多的“险胜”表明了即使很不情愿,大多数选民认为他依然是领导该国的最佳选择。

现年47岁的加拿大总理、自由党领导人特鲁多被一些西方媒体视为西方国家中目前仅剩的几位“进步派”领导人之一。

2015年,在加拿大保守党执政近10年后,自称为“新型政治人物”的特鲁多在大选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后上台。作为已故自由党总理皮埃尔·特鲁多的儿子,他承诺将带给加拿大“真正的改变”和渐进式改革的承诺。

上任伊始,特鲁多就创建了一个多样化、性别平衡的内阁班子,并努力弥补加拿大对当地土著人民在历史上犯下的错误。他的政府也在多项内政外交上进行了重大改变:如大麻合法化、国家碳税计划、接纳了25000名叙利亚难民等。近年来,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及欧洲一些国家极右翼民粹主义崛起的背景下,他更是多次自称为“进步主义”的拥护者。

尽管他取得了可观的成就,但《纽约时报》指出,今年以来尤其是在竞选期间,特鲁多的形象受到了两个重大丑闻的打击。

首先是前司法部长乔迪·威尔逊-雷博尔德指控特鲁多不当地向她施加压力,要求其处理针对一家大型工程公司的刑事腐败案。

议会道德委员会调查后发现,特鲁多违反了利益冲突法,这违背了他此前称要公开进行政治活动,没有任何幕后交易的承诺。

今年9月在竞选周期正式开始时,针对特鲁多的“照片门”事件又浮出水面。美国《时代》周刊刊登的一张特鲁多2001年的旧照在加拿大国内引发了轩然大波。当时,特鲁多在一场化装舞会上,将双手、面部和脖子涂成深棕色,化了一个“棕脸妆”。这一举动引发了媒体的关注和批评。在西方国家,白人把脸涂成黑色或棕色妆扮成其他族裔,通常被认为是种族歧视。

事后,尽管特鲁多本人第一时间作出道歉。但是这一事件被其竞选对手抓住不放,保守党领导人安德鲁·希尔在多个场合对特鲁多展开攻击——称他“一直戴着欺骗的面具”并对其品格发出质疑。在这一连串不利事件发生后,特鲁多的选情一度告急。

《华盛顿邮报》的分析报道援引达尔豪西大学政治学教授洛里·特恩布尔的话说,这次大选从一开始到结束,都缺乏建设性的政治辩论,而侧重于肤浅的“人身攻击”,这无疑很“悲剧”。

长期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选民孙慧霞向澎湃新闻表示,这次选举整体上看,加拿大国内的民意还是偏左的,极右翼的思想在加拿大国内并没有什么市场。“如果不是出了这些丑闻,他连任本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她说道。

就在大选前几天,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对特鲁多表示了支持,他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发声呼吁加拿大人再次选择特鲁多,并说世界现在需要他这样的进步派领导人。

周一晚上的选举结果公布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推特上向特鲁多表示祝贺。

第二任期的挑战

根据选举结果,加拿大媒体分析认为,特鲁多的自由党很可能会与新民主党(NDP)或魁北克人阵线(BlocQuébécois)谈判以建立政治联盟组建新政府继续执政。

尽管少数党执政在加拿大过去20年曾出现过3次,但是联合政府却很少见。上一次联合政府,还是在2008年时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的尝试,后在遭遇执政困境时被议会解散。

这也意味着自由党将无法像过去四年那样通过立法机构顺畅地施行自己的执政意志。相反,在从气候变化到经济等一系列问题上,他们需要赢得一些较小党派的支持。目前来看,自由党最自然的盟友是新民主党。从理论上讲,这可能将立法推向更左,因为自由党人可能需要对新民主党进行政策让步,以换取其支持。

钱皓分析认为,目前尚未看到特鲁多表示将与哪个反对党组成联合政府。“特鲁多有可能会采取 ‘逐案处理’的合作方式来赢得第三反对党在下议院对执政党提出的各种政府议案的支持。少数党执政的挑战和风险非常大,因而在政府各项议案上,自由党政府不能在下议院 ‘一路绿灯’,需要与反对党协商妥协,最终达到合作。”她说道。

而对于特鲁多即将展开的第二任期,钱皓认为主要挑战依然是国内经济的增长,气候环境保护下的碳排放与碳税收,移民和难民接受以及基础设施和房屋买卖。在外交政策上,主要是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与亚太和印太关系的平衡问题,以及对美的贸易与合作。在欧洲问题上,加拿大预计将继续与欧盟保持一致。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