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电梯到济南!企业垫资安业主有偿使用 可行吗?

2019-10-24 09:43 济南时报阅读 (12008) 扫描到手机

家住济南天桥区铁工集团宿舍的居民,已为楼下一条横幅争论十多天了,横幅上写着“惠民出行助老电梯安装公益项目”等字样。“3个人来我们院里十多天,说能给大家免费安装电梯,我们有人赞成、有人怀疑。”10月23日,居民王女士给新时报记者打来电话。

打着横幅办理业务的工作人员

“我们这个叫共享电梯”

新时报记者来到现场,看到居民院大门口两树之间拉着一条横幅,横幅下摆放着桌子,一名工作人员坐在椅子上。“你是几号楼的?”见记者到来,这名工作人员问。记者随口说了一个楼号,对方翻出一摞协议书来,指着上面红色手印说:“你们这个楼都签了,都摁手印了。”

协议书上标明的乙方也就是项目责任方“中升乙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这家声称总部在北京的公司,为何来济南免费给居民安装电梯?一会儿,又来了两名工作人员,其中的李经理解释:“这是国家支持的公益项目,在北京安了很多,济南这是第一家。我们不挣电梯安装的钱,装上后电梯里的广告收入归我们,还有楼顶、电梯厢外面会安装光伏发电,除了电梯用电,剩余的电卖给国家,我们靠这个挣钱。现在不是有共享单车吗?我们这个叫共享电梯……”

为打消记者疑问,李经理从一个袋子里拿出3个文件,“你们济南都出红头文件了”,接着他又出示两个复印件,“我们共享电梯运营模式,申请了国家专利,受国家保护。”记者看到这是两件《作品登记证书》,盖着国家版权局作品自愿登记的专用章,作品名称标注着“助老养老产业项目规划书”,证书上加盖有一行红色大字:“专利证书已领到”。商业运营模式也能成国家专利?对此疑问李经理答复:这是知识产权国家专利。

“我们算了怎么也不会上当”

铁工集团的宿舍

据查,铁工集团宿舍里已有近100户居民跟这家公司签定了“既有住宅增设电梯项目协议书”。表示怀疑的王女士说:“我们觉得没有这种好事,打电话咨询过住建局,人家不知道有这个项目。一家北京的企业来济南做这个,难道北京老旧小区都免费安装完了?”

也有居民表示肯定:“我们算了怎么也不会上当。你看人家不收我们的钱,只要在它们指定的银行存5000块钱,个人账户,这样能免费坐电梯。不存钱也能坐,需要办张卡,坐一次刷一次,扣两三毛钱。免费安装,有偿使用,这很正常。你说人家能骗我们什么?都是自己的户头,卡也在自己手里。”

对于居民的上述议论,李经理等人认为很正常,“开始都不理解,后来都接受了。”李经理找出一个16开的本子,里面复印了很多材料,内有与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的合同、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的批复等。李经理介绍:“中社是国家机关,我们和它们合作,说明项目是得到国家支持的。”

“这个项目在山东德州没有成功”

共享电梯有没有可行性?对此,一家在济南承接过老旧小区电梯安装改造的公司经理有清醒认识,他说“共享电梯这个项目在山东德州没有成功。是不是这家公司安装的我不清楚”。据这位经理介绍,没有成功的原因是签约公司把钢结构、土建的施工外包出去,“在费用使用上产生纠纷,从而使项目停滞。电梯都没建起来,就一直荒着。”

据悉,依据现有政策,抛除国家补贴,以价格50万元电梯为例,安装一部电梯约有30万元缺口,这个缺口需居民集资自筹填补。以铁工集团这个宿舍院为例,全院安装13部电梯,资金缺口约390万元,李经理说:“居民在指定银行存上的那部分钱,我们会拿着抵押贷款,来解决这个缺口。”

新时报记者调查得知,这个宿舍院13个单元有156户居民,去掉一楼和二楼不需要电梯没有签约的居民,最多可在银行里存50余万元,以这个存款额度怎能抵押贷款390万元?对此疑问,李经理不置可否。

同时,一部电梯全年运营维护费用约2.4万元,中升乙源工作人员称,这块费用不会让居民出,用来自电梯广告、楼顶和电梯厢体光伏发电的收入来支付。但是什么广告客户会在一个宿舍院里的13部电梯投放广告?李经理说:“开始数量少,不会有人投广告,但我们计划在济南安装1万部电梯,这样就会有人投放广告了。”

记者问:“几年安装1万部电梯?”对方答:“5年。”那么在没有形成规模前,也就是没有广告收入前,电梯的维护费用怎么解决呢?李经理对此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不让居民掏钱,公司会补贴”。对于靠光伏发电供给电梯日常用电并销售的问题,业内人士认为“比较难实现”,虽然国家产业政策不断放开,但对发电量、配电设备、安装容量等是有一定要求的,还要符合当地电网政策,“光伏发电入网不是简单能就实现的”。“我们和中升乙源合作全面终止了”

中升乙源提供的资料中,称与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进行项目合作。果真如此吗?23日,新时报记者就此电话采访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工作人员回复:“我们和中升乙源合作全面终止了。我们已在官网上发布声明,一切答复以声明为准。”

在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官方网站上,今年8月5日、6日分别发布有两则声明:关于“助老电梯惠民出行”项目的声明;关于终止“助老电梯惠民出行”项目的声明。

前则声明中称——“助老电梯惠民出行”项目仅指开展电梯安全乘用讲座、家庭急救知识宣传、向小区内的特困户、高龄老人、残障人士、军烈属等人群捐赠“助老电梯爱心成用卡”等其他助老公益项目及活动,组织开展针对独居老人、空巢老人等其他有需求的老人的助老社会工作服务项目,与其他商业行为及商业宣传无关。

后则声明中称——我基金会惠民健康公益基金与中升乙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合作开展的“助老电梯惠民出行”项目,自2019年8月6日起全面终止,相关合作也一并解除。

这是怎么回事?记者拨打中升乙源官网上的咨询电话,一名接听人员两次回避提问,只是解释了共享电梯运营模式和利润来源,“我们这个项目是和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合作的。下一步会开展养老助老的很多活动……”

“不能轻易否定企业的创新”

共享电梯来到济南为什么会引发争议?目前来看,众多疑问还没有消除。而铁工集团的居民们还在盼着能坐上电梯。“关于老旧小区安装电梯,除了居民集资安装,还有以租代建的模式。不能轻易否定任何一家企业的创新。”业内人士说,为了尽可能调动社会力量做好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工作,理应鼓励企业进行模式创新。

老旧小区安装电梯的焦点是“钱的问题”,以居民自筹加财政补贴模式为例,每户居民根据楼层不同,需要分担不同费用,多者四五万甚至更多,对于普通家庭这是不小的开支。从全国看,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筹资模式有3种:单位全额出资;业主自筹加财政补贴;企业投资,居民付费使用,即常说的“以租代建”。

以租代建作为一种模式创新,更受居民欢迎。它的前期投入少,负担分割到月支付,最大程度解决了居民经济压力。如今,中升乙源又把共享电梯带到济南,尽管相关的关切还没有得到答案,但是作为一项经济模式的创新,是不是有可供借鉴的地方?

共享经济的概念早已有之,相关实践也早就进行过,直到共享单车的出现,世人才完全感受到共享经济的魅力。那么,借由共享经济的便利,在共享单车等取得成功的基础上,共享电梯能不能在济南走得更远?能不能在济南完成一次华丽的转身?让我们拭目以待。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