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变生意?水滴筹“扫楼式”募捐别让好人凉了心

2019-12-02 22:13 齐鲁晚报阅读 (5934) 扫描到手机

公益筹款平台伴随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越来越被大众熟知。近日,关于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医院“扫楼”筹款的消息引发关注。一些出现在医院扫楼的水滴筹“志愿者”通过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的方式便可月入过万。他们半天时间就可跑完医院十几层楼层,从每单中提成80-150元不等。而随意填写筹款金额,无视医保报销部分,不审核甚至隐瞒求助者财产状况成为他们“高效、高薪”的重要工作流程。

每单最高提成150元 地推员月入过万

此前相关视频报道称,“水滴筹”在全国超过40城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并在这些城市招募大量正式和兼职“筹款顾问”。他们以“志愿者”自称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医保报销部分视而不见。而让这些“志愿者”乐此不疲的地推的原因正是每单的提成和末位淘汰的制度。据了解,地推人员每月最少要跑35单,发不完就会被末位淘汰制度踢出。

而地推人员每发生一个有效订单就会提成80元,6-10个有效订单会提成100元,最高可获得150元每单的提成,不少“志愿者”通过这种方式实现月入过万。

地推“四部曲” 仅半小时就可完成水滴筹

所谓“志愿者”的工作流程无非就是“四部曲”。以扫楼的方式向住院患者逐个推荐水滴筹开始,然后口头询问患者病情、经济状况、治疗费用等信息, 随后模板化撰写 “求助人故事”发起筹款,最后要求患者群发、转发在朋友圈,根据水滴筹员工的表述,这样一套流程下来顺利的话半小时就可以完成。

而对于如此操作,有水滴筹员工表示是“为了占领市场”。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注意到作为公益筹款平台的重要成员水滴的水滴筹、水滴互助和水滴保三大核心业务占据了相当可观的市场份额。以水滴互助为例,其上线不到3年,会员已经近7500万了。而在水滴公司的用户中近六成都是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居民。在此前,水滴CEO沈鹏就曾表示“随着中国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线上流量红利已基本消失殆尽,但因为各地区发展不平衡,所以在中国的三四五线城市及乡镇农村地区还存在有人口红利”。

此前就被曝审核缺失 募捐材料代写等问题

而在此次“扫楼式”地推之前,水滴筹就曾被指出审核不严,有房有车也能募捐以及材料代写的产业链。今年5月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在水滴筹发起众筹,其北京两套房的财产背景一时间将水滴筹推向舆论风口,被指审核缺失。

有媒体报道称,在水滴筹使用假疾病材料也能发起募捐,其中这背后还存在劝募、募捐材料代写链条。而在水滴公司的产品中,水滴互助、水滴保需要依赖水滴筹来输送流量。

水滴回应:全面暂停线下服务

11月30日晚,针对此次扫楼地推一事,水滴筹官方发声称已由水滴筹总经理牵头成立紧急工作小组,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相关情况排查。同时水滴筹称,线下服务团队将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对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而对于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起因水滴筹称,主要是是为了帮助一些年纪偏大、互联网使用水平较低的患者。对于所出现的财产信息审核、目标金额设置、款项使用监督等问题,水滴筹称,其皆建立了相应的审核机制,确保财产等信息的充分公示并联合第三方机构验证,同时持续跟进款项的使用情况。

公益底线碰不得 别让好人凉了心

纵观水滴筹所在的互联网众筹平台依旧存在不少急需解决的问题。公益援助不应该因业绩和利益而触碰底线,作为有些急需帮助的贫困家庭来说,通过众筹平台募捐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只有通过严格审核、规范管理和监管,才会被公众信任和支持。别“坑了”真正有需要的人,别让好人凉了心。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