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69岁老汉退休后苦练技艺 薄纸上烫画

2019-12-12 08:55 潍坊晚报阅读 (11262) 扫描到手机

在葫芦上烫画的手艺人您见过,那在薄纸、高粱杆上烫画的手艺人,您见过吗?奎文区潍州路街道幸福街社区69岁的谭金利就是这样一位“能人”。他虽然识字不多,但凭着热爱和一股执着劲儿,完成了高难度的纸上烫画、高粱杆烫画、银杏果烫画等。12月11日,谭金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及亲朋好友对其烫画作品的认可和喜爱,老人非常自豪。

谭金利展示他的烫画作品

烫画作品赏心悦目

12月11日,记者来到谭金利老人家。当记者来到客厅时,对眼前的一幕赞叹不已,各种造型的“喜上眉梢”烫画作品令人目不暇接,画中的梅花争奇斗艳、喜鹊神态各异。这些作品有的烫在葫芦上,有的烫在高粱杆上,还有的烫在白纸上……除了“喜上眉梢”烫画,还有鹅蛋上的螳螂、蛐蛐等,各有特色,让人赏心悦目。

在现场,一件小小的银杏果烫画作品吸引了记者的眼球。谭金利说,银杏果外壳非常薄,一不小心就会烫出“窟窿”。他顺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银杏果,故意敲破让记者看,它的外壳确实很薄。“刚开始在银杏果果核上烫画时,不知道做坏了多少个。因为既要掌握好烫画分寸,又要用两个手指使劲捏住果核,时间长了,捏得手指疼。”谭金利说,最初他做了很多都没有成功,一度想要放弃。后来还是不甘心,就又开始瞎捣鼓,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银杏果上烫画终于成功了。

喜欢挑战高难度

谭金利用的烫画工具是一种特制的电烙铁,可以进行润色、烫刻、细描等。“我就是喜欢创新,喜欢挑战有难度的事情,喜欢尝试着在不同的物件上烫画。”说着,谭金利拿过摆在电视机旁边的一个画框让记者看,只见一张白纸上画有梅花、喜鹊等,栩栩如生。记者还以为这是用笔画上去的,老人自豪地说,这也是他烫上去的画。

高粱杆、纸,这些东西遇到高温不得着火?但老人通过手中的电烙铁创作出美轮美奂的作品。谭金利说,刚开始他掌握不好火候,不是高粱杆冒烟,就是白纸着火,但他不服输,在不断的失败中,逐渐掌握了烫画需要的温度、速度、手劲等要领。

为了做好高粱杆烫画,他曾多方托朋友帮他寻找合适的高粱杆,很多高粱杆一不小心就会被烫出窟窿,完成一个作品真的要费很大劲儿。“面对各种尝试和挑战,不断琢磨和改进,我才有了现在的烫画功底。”谭金利说。

老有所为很开心

谭金利说,他认字不多,但从小喜欢画画,那个年代也没有接受过任何画画方面的教育。参加工作后,为了养家糊口更没有时间学习画画。“1994年前后,我看见家中摆放的花盆上有梅花、喜鹊的画,我当时心里一热,就用笔在纸上学着画。”谭金利说,后来,他把画拿给做裱画生意的亲戚看,得到了对方的肯定,他对自己有了信心。1995年,谭金利利用周末时间去跟专业老师学习了国画,才有了现在的绘画功底。55岁退休后,他就琢磨着在各种物件上烫画。

谭金利烫画用的葫芦、银杏果果核、高粱杆等物件,都是老伴帮他去皮、修整。“我烫画时,经常一坐一上午或者一坐一下午,多亏了老伴的支持。”谭金利说,他经常站在自己的作品前琢磨怎么才能做得更好,现在他在各种物件上的烫画终于越来越好,很多亲朋好友喜欢,都会向他讨要一件,他觉得获得了大家的认可,也很高兴,“大家喜欢我的作品是我的荣幸,我也算老有所乐,老有所为”。